当前时间:

全球寻求具有正义的律师、翻译、媒体、作家、影视、编辑出版社:, 

您们好!我是一名来自中国大陆的弱女子,因我丈夫Wade Gary Glandt;他被美国著名的连锁医院Kaiser Permanente谋杀,Kaiser 为了掩盖事实;采取杀人灭口并毁尸灭迹,冤死无处冤事,设网站,向全世界正义的人们求助。Kaiser完全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谋杀病人的医院,是“巴西”医院谋杀病人的复制品,巴西医院医生却被绳之以法,因此我和我丈夫及帮助我的朋友还有我的家人,希望得到各介正义人士们帮助,在法庭上讨回公道,将Kaiser医院医生早日得到绳之以法的那一天! 这样才不会让Kaiser谋杀更多的纳税人。

我和Wade 在2001年9月,合法在美国旧金山市政府注册结婚。我丈夫Wade是一个非常善良的美国人。2005年9月车祸受伤入Kaiser,因Kaiser看见我丈夫奇迹般的脱离危险,Kaiser就将我丈夫作为Kaiser拿来研究的试验品,2006年我丈夫没有患白血病(血癌)时,Kaiser就给我丈夫做化疗,导致我丈夫2007年真的患上了白血病,Kaiser实验成功让我丈夫患上血癌, Kaiser给我丈夫使用的化疗药,是实验室还在研究的化疗药,任何人使用都是必死无疑,作为妻子的我,看见丈夫被Kaiser当着实验室的白老鼠,告知我丈夫,我叫丈夫转到其他医院去做治疗。

我就招来Kaiser合谋Millbrae警察栽赃陷害,精心计划将我迫害成为精神病,4次将我强行送到精神病急诊室,3次被强行治疗,一次非常幸运。首先是Millbrae警察报复我,So San Francisco警察又合谋Kaiser,Millbrae强行将我带上手考,送我去Mills-Peninsula Health Services不给我做任何检查,就派4个彪形大汉,强行绑架给我注射3、4针精神病针药;Millbrae警察强行将我从老人中心的卫生间拉出来,将我送到San Mateo Medical Center精神病急诊室,医生检查我完全是健康正常的,医生让我出医院,一个电话打给医生,医生就变了,将我扣留在住院部,医院在2007年8月14日晚饭中投放了迷焕药之内的毒药,因此医院指挥我做了什么,不清楚,只是吓得第二天同病房的人不敢吃饭,Mills-Peninsula Health Services和San Mateo Medical Center.完全就是日本电影“追捕”的复制品,是谋害病人的医院,为了赚钱不择手段的谋害人,达到赚更多的钱。

以上三个医院医生医护工作人员;都是不择手段的谋害谋杀病人来达到医院赚钱的目的,而Millbrae警察报复、So San Francisco警察、Millbrae房东Robert Mota和Ruth Ann Rosalia、邻居Jimmy合谋参与骚扰、折磨、投毒、谋害我们夫妻;医院迫害我成精神病,不成功,凶手们就叫我丈夫Wade谋害我却被我丈夫Wade拒绝,我丈夫Wade他为了保护我,凶手们就合谋提前采取行动封口我丈夫Wade的口,强行给我丈夫Wade插氧气管,最后Kaiser医院医生医护工作人员掩盖事实,就杀人灭口将我丈夫谋杀死,再加上我丈夫Wade的弟弟Blaine和母亲Valora,为抢我丈夫Wade父亲的遗产和我们夫妻的人寿保险(WRL);也参与给我们夫妻投毒谋害谋杀行动,凶手们还合谋投毒谋害谋杀我和我在中国家人及帮助我的美国和中国朋友。 

Kaiser医院合谋的凶手们,将毒药投放到美国我的家、餐厅、旧金山收容所,合谋中国凶手在中国珠海我的家里、餐厅、酒店、北京、重庆、澳门、台湾桃源机场和澳门机场贵宾厅及长荣飞机上投毒,2011年2月21日和2012年2月16日向台湾机场警察报案,警察(ID:1421)将我当着技女,因我带有1万美元,警察几次都拒绝我报案,我打电话给台湾机场新闻媒体电话被控制,2012年2月17日向澳门机场警察报案,首席警官(ID:252921)再一次将我送到澳门政府医院精神病急诊室,警察要求医生将我扣留在医院住院部,医生被警察的言行举止无理的要求吓得逃跑,这样我才平安的回到珠海家,而家里的视力伤残老母亲;却被急得满世界寻找我,因我失终了5小时。

我早在2009年2月20日左右,就向中国珠海;当时居住小区(珠海大道301号国际花园)物管报案,有凶手投毒和控制电话及网络,保安负责人叫来穿便衣介绍说是“珠海公安局南屏派出所所长”,所长没有做任何检查,写下我的证件号码就走,只是中国珠海和台湾的警察没有将我送去精神病急诊室而已,而向警察报案却都是被拒之门外。

参与投毒谋害谋杀的凶手,给我和家人及朋友们投放各种各样的毒药,有中国朋友中毒而死;有中国朋友中毒后挽救及时救回生命;留下后遗症和并发症,有朋友中毒后不知道自己是中毒,有朋友已经成为医院的白老鼠,就算患者知道了,绝大多数人患者和家属,只有忍气吞声,因凶手是医院医生警察;还有贪官撑腰护航,更有法官们明目张胆的为凶手们掩盖事实,法官们将执法作为商业交易来执法;法官为赚钱勾结凶手,审理我在美国案件的法官和仲裁法官们:Kathleen M. McKenna;John L. Grandsaert;Clifford V. Cretan; Steven L. Dylina; Gerald J. Buchwald; Nat A. Agliano (Ret.),法官口口声声说:“我丈夫是自然死亡的”,在事实证据面前,法官为凶手掩盖事实证据,弯曲事实,绝对不公正、更正义的在执法判决。

中国执法法官也同样,参与审理的法官们:徐娟、谢光、廖世娟、龚畅亚、张超君、姚文强、邓飞熊,大张旗鼓的为违法犯罪掩盖事实证据,为违法犯罪人撑腰护航,绝对不公正执法判决。

凶手们害怕网站:www.wadeg-glandtwendy.com 上的事实证据,因此凶手们才不择手段,去盗窃删除网站上的重要证据?更是还恶意攻击网站?才导致香港网站:www.wadegaryglandtwendy.com 瘫痪。美国和中国法官都不公正执法,我是有冤无处申,这个世界还有法吗?还有正义吗?

我为了为丈夫Wade和家人及朋友还有自己讨回公道;四处求助无门,无奈才选择自己宣传,2008年11月在美国开设网站:www.wadegaryglandt.com ,为了推广网站,我在报刊是刊登广告,在2009年1月16日晚上,凶手即刻将毒药投到我工作处和居住的收容所1601 Mckinnon Ave,San Francisco,CA 94124.收容所门外警车和救护车等我中毒,很快出现中毒反映,我没有去求助收容所的工作人员,我自救。如果我去求助收容所,我就会被警车和救护车,将我残酷摧残折磨得奄奄一息时,救护车才将我送到医院抢救室,再被医院医生折磨而死,医院医生再借抢救名义,去向美国政府敲诈勒索少是几十万;多是上几百万的抢救费“杀人费”。我在国际医学院学习过;30年前借去公安局工作过,我才挽救回自己的生命,朋友帮助下,送我去国际医学院求助老师,老师帮助我解毒,无奈当天晚上我就选择逃回中国。

中国的贪腐凶手也参与投毒谋害谋杀行动,凶手是前珠海海关查私科科长;姓名:陆煊;他妻子姓彭,彭女士是前中国银行珠海吉大支行行长,陆煊他公司的高层姓名:王盈,王盈女士前珠海公安局高层警官。因我知道他们贪腐诈骗银行两亿多元,还有陆煊利用工作之便放走私,从中获取利益,所以招来中国贪腐官员警察杀人灭口,凶手将毒药投放到我中国珠海家里、餐厅里、酒店里,北京、重庆、澳门、台湾桃源机场和澳门机场的贵宾厅及长荣飞机上,造成无辜的其他人中毒,其他人还不知道,会造成延误和错误诊断治疗,北京的朱令中毒后,导致的后遗症,上海复旦大学中毒失去生命,凶手已经被绳之以法了,我无数次向美国和中国警察报案,都被拒之门外,而给我们投毒的凶手却还逍遥法外,参与投毒的凶手近在咫尺,却没有执法部门将凶手们绳之以法?为什么? 难道这个世界就没有法了吗?也没有正义了吗?

我和我的家人及朋友被凶手投毒,凶手是要让我们慢慢中毒而死的手段,我中毒后,尿血、蛋白、心脏跳得超快、大汗淋漓、身体虚弱、头上大小囊肿非常疼痛(癌症)、肝囊肿(癌症)、面部出现大大小小的囊肿非常疼痛(皮肤癌)、身体多处骨折。

关于投放毒药事案;美国KTSF26电视台,在2012年新年期间,新闻报道过,毒药会导致健康人突然各种各样的疾病和癌症及疑难杂症,中毒后的并发症和后遗症及病魔折磨残酷摧残;真是度日如年。美国报刊登警察局长给他妻子投毒33次才捕。

参与给我们的投毒的凶手都是专家,凶手们合谋诈骗我和我家人的财产,购房人姓名:余利民(购房地址:珠海大道301号国际中心2栋1301);资金监管银行;交通银行珠海分行吉大支行;房代理中介纪人姓名:梁文军,合谋诈骗销售房屋余款,诈骗不成功,就加大剂量投毒,向珠海公安局报案被拒绝,送刑事法庭被拒绝,送民事法庭被退回。紧接着又来自称是拔刀相助的朋友;姓名:龚小渟,侵占款、诈骗、敲诈勒索,我们一家三口上门去追龚小渟侵占款,她的警察丈夫;姓名:朱健,恶意出手伤害我和我母亲,母亲还是视力伤残老人,我们将凶手违法犯罪人,送上法庭,刑庭判决龚小渟犯侵占罪,判处拘役六个月也被删除了,退还一部分侵占款,凶手警察朱健民庭判决,只承担一少部分治疗和交通费,而凶手警察朱健恶意伤我们,已经违纪,公安局却不处分恶意伤人凶手警察朱健。

我在美国和中国的案件,参与审理的法官们;绝大多数都是维护违法犯罪凶手权利。

美国医院警察贪腐官员们,还采取栽赃陷害伪造事实;公开诽谤侮辱我是特务、诈骗、技女,在美国电视台(我Millbrae家里看73频道和ABC),如果我是特务、诈骗、技女;三个行业中一个,我绝对是有钱人吧?我绝对不会去做推拿辛苦又被人瞧不起的工作吧?

我出来都是敢作敢当;有错就必改的人,我也一直声明:“如果我违法;应该是将我送上法庭,美国有严格的司法;中国同样有非常严格的司法;还有国际法庭;都可以将我制裁、惩罚、处罚;还可以将我递界出美国”,不是采取栽赃陷害、迫害成为精神病;投毒谋害、谋杀,之前是谋杀我一个赤手空拳的弱女子,现在是谋杀我赤手空拳的一个寡妇。

为了我保护而牺牲的英雄——我丈夫“Wade Gary Glandt”和帮助我的朋友们及家人讨回公道!将违法犯罪凶手们绳之以法,只要我还活在世界上,我一定会坚持到将凶手们都绳之以法的那一天,为全世界兄弟姐妹同胞们除跨国凶手!让全世界健康发展!让全世界的人民都健康幸福的生活!

请浏览网站:www.wadeg-glandtwendy.com 是一个震惊世界的跨国投毒谋害谋杀案件的网站。

希望我们在美国和中国的所有的冤案能公正审判!让世界多一份正义!多一份爱!世界才会更美好!

Copyright © 2014 wadeg-glandtwendy.com. All rights reserved